您目前所在位置:海底总动员原版 > 律師風采

律師風采

“法院之友”

時間: 2019-05-27      訪問量:405

海底总动员原版 www.tqcyy.icu

        我的微信簽名,很長一段時間里都只寫著兩個拉丁語單詞:amicus curiae。這是一個法律名詞,但大多數法律人恐怕都不知道它的意思,因為我國內地法律制度中并沒有這個概念。

        amicus curiae一般譯為“法院之友”,也譯為“法庭之友”。它最初源自于羅馬法,后主要被普通法系所繼承。根據《元照英美法詞典》:“法院之友”是指對案件中的疑難法律問題陳述意見并善意提醒法院某些法律問題的臨時法律顧問;協助法庭解決問題的人。

        我將amicus curiae用于微信簽名,當然不是取以上的意思,而是源于以下“法院情結”和“職業理想”:

        所謂“法院情結”是:2009年,我結束了整整7年的法學本科、法學碩士研究生學習,考入了某市中級人民法院,做了5年的書記員、法官;盡管后來離開法院,做實習律師、執業律師,但我依然關注和關心著人民法院的改革、發展。這既是那段青蔥歲月留下的不解情結,更是因為:作為律師,必然長期和法院、法官打交道,人民法院的改革、發展,與律師執業息息相關!

        至于“職業理想”,我希望在今后的律師執業過程中,與法院、法官建立良性互動的關系,共同為構建法律職業共同體、為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貢獻綿薄之力。

        “法律職業共同體”在我國內地開始被經常使用,應該是在2002年以后。2002年,我國合并了實施多年的“司法部律師資格考試”“人民法院初任法官資格考試”“人民檢察院初任檢察官資格考試”,開始實施統一的國家司法考試,并規定法官、檢察官、律師、公證員等法律職業都必須參加并通過國家司法考試。經由“司考”這一紐帶,法官、檢察官、律師、公證員逐漸有一個共同的身份認同:法律職業共同體。

        而從2018年開始實施的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制度,更是進一步明確國家機關中從事行政處罰決定審核、行政復議、行政裁決的工作人員,以及法律顧問、法律類仲裁員,也要參加法律職業資格考試并取得法律職業資格證書?!胺芍耙倒餐濉擯庀碌摹骯ぶ幀?、人數不斷擴張。

        我認為,除了“司考”“法考”舉辦多年、成為構建法律職業共同體的一種特殊紐帶,還有幾種因素驅動了法律職業共同體的構建、發展:

        一是,法官、檢察官職業化、專業化建設成效顯著,律師隊伍人數、素質也不斷提升,越來越多法官、檢察官、律師是法學科班出身,共同畢業于法律系、法學院或者政法大學,同窗、校友關系,或者說共同的專業背景增強了法官、檢察官、律師之間的理解與認同;

        二是,法官、檢察官離職做律師,大有人在;律師考入法院、檢察院,也不鮮見;法學學者到法院、檢察院掛職的,也越來越多。尤其是,新的渠道——法院從律師隊伍中遴選法官,也開始成為法律職業交流的新途徑。

        三是,法院、檢察院、法學院校、律師協會、律師事務所,越來越注重學術研究、案例研究和技能培養,各式各樣的研討會、講座,法官、檢察官、律師得以共聚一堂、交流觀點。

        四是,微博、微信等社交平臺,也逐漸成為法律人互相交流的便捷渠道。一宗有影響力的案件開庭,一部新法律出臺,抑或者一個有關法律人的揶揄或調侃——例如,“沙漠駱駝——律師版”“沙漠駱駝——法官版”,很快就風靡法律人的朋友圈。

        但是,近年來,不時出現的“死磕派律師鬧庭、罷辯事件”,多少影響了執業律師在法官心目中的形象;偶有出現的,律師與法官“勾兌”的行賄受賄腐敗案件也給律師與法官的交往蒙上了陰影。在任何國家,律師違法違規擾亂法庭秩序,藐視司法權威,都是違背律師職業準則甚至違法犯罪的;在任何法域,律師行賄、法官受賄,也都是違法犯罪行為的。除了要堅決制裁這些對法官、律師以及法官與律師關系傷害甚巨的違法犯罪行為,我們應該如何構建良性互動律師與法官、律師與檢察官的關系,以維護法律職業共同體的共同尊嚴、共同理想?

        我以為,可以適當借鑒域外的制度經驗。例如,在英國(主要指英格蘭和威爾士)、香港等遵循普通法系傳統的法域,法律職業共同體的融合達到了很高的程度:

        首先,在這些法域,法官往往都是有經驗的律師出身,且出任法官后仍是律師協會會員;其次,檢察官被認為是公職律師,當然也屬于律師協會會員;最后,也是更重要的是,法院為了緩解“案多人少”矛盾,不時從執業律師中委任“暫委法官”。一兩年的任期屆滿后,暫委法官可以恢復律師執業。更有趣的是,對于一些公訴案件,檢察機關(英國稱為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皇家檢控署,香港稱為律政司)可以像犯罪嫌疑人或被告委托律師作為代理人、辯護人一樣,委托執業律師作為公訴人出庭行使檢察官的職權。在律師職業的準入、“資深大律師”等榮譽的頒授,也屬于法院或者大法官的職權。

        仍然覺得以上制度安排“不可思議”的讀者,可以看看英國BBC出品的電視連續劇SILK(silk本義是絲綢,因高級別的出庭律師——在英國稱為“皇家大律師”,香港回歸后稱為“資深大律師”可以著絲袍出庭,silk便引申指皇家大律師、資深大律師);或者看去年香港TVB播出的電視連續劇《是咁的,法官閣下》。

        在英劇SILK中,有一場法庭戲,高坐于審判席上的法官、受指派的公訴人、受委托的辯護人,這三個角色都來自于同一家Chamber(一般譯為“律師行”),盡管英國的Chamber和我國內地律師事務所有很大區別,但法官、公訴人、辯護人來自于同一家機構,還是不由讓人大打問號:如何避免這三個人互相勾結或者因為私人恩怨而徇私枉法?

        只能說,既然有這樣的制度機制,必然就要有相應的防范機制。否則,這一套制度也不至于運行了幾百年而不被廢除。

        美國的法律制度脫胎于英國,至今也仍被認為屬于普通法系國家。但是,大家看過美劇就知道,美國的公訴人都是職業檢察官,并不委任執業律師擔任公訴人——至少在聯邦和大多數州是如此。但美國法律職業的融合,也有其有趣而特殊之處,那就是:美國很多有名律師,都曾經做過大法官的助理,例如大名鼎鼎的德肖維茨律師就先后做過聯邦上訴法院、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助理。

        近年我國推行的法官員額制改革,其中一項重要內容,就是為員額法官配備法官助理,讓員額法官更專注于審理、合議等工作。我們可以預見,將來會有很多法官助理成長為員額法官;也會有一些法官助理選擇離開法院,成為執業律師。

        這種法官做過律師,或者律師做過法官、法官助理,甚至執業律師可以擔任公訴人的職業傳統,無疑非常有助于法律職業之間相互理解。例如,做過律師的法官,更容易體會到:律師為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據理力爭,乃是天經地義,不必苛責;做過法官、法官助理的律師,也更理解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突出,更認同庭審秩序、庭審效率的重要性;既可以做刑事案件辯護人、又可以做公訴人,則會讓執業律師更懂得如何在“?;と巳ā庇搿按蚧鞣缸鎩閉庖歡孕淌濾咚纖丶壑倒δ苤姓業狡膠獾?。

        法庭、法院,是法律職業的圣殿。出庭的執業律師,應該與法官一樣心中有憲法和法律、心中有公平正義,協助法官查明案件事實、準確適用法律,做法官之友、法庭之友、法院之友——這就是我心目中對于amicus curiae的特殊理解。

        從這種意義上說,每一位執業律師、檢察官,以及其他法律工作者——公證員、國家機關從事法律工作的公務員、企業法務人員,都應該努力做“法院之友”;而法官、檢察官也應當把執業律師當作法律職業活動(包括庭審以及學術交往等)的摯友、諍友!唯有這樣,才能形成和發展注重專業、良性互動的“法律職業共同體”,共同為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貢獻力量!

作者簡介


        黃志偉,男,壯族,廣西天等縣人,1984年7月出生;中共黨員;研究生學歷,法學碩士。2009年至2014年,曾任職于某市中級人民法院。現為北京市盈科(南寧)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中國注冊會計師協會非執業會員。